追蹤
米那娃之梟的歐羅巴天空
關於部落格
這是米那娃之梟在德國的心靈空間,也是記憶空間。當然更是以文會友的空間。作為一個知識份子,自詡為愛智之人,對於知識是崇敬,也是追求,更是真實追求的途徑。德意志的天空,也是米那娃之梟知識追求的天空。
  • 10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返鄉一月雜記系列(1)疏離偏見下的生命交會----「衝擊效應」(Crash)觀後雜感

疏離偏見下的生命交會----「衝擊效應」(Crash)觀後雜感 這此回台適逢幾件「大事」,其中之一就是李安執導的「斷背山」入圍奧斯卡金像獎後,究竟會抱走幾座小金人?而李安究竟能不能拿走最佳導演獎項? 最後,答案揭曉,李安果然不負眾望,奪得最佳導演獎項。但是,對照此片的來勢洶洶,僅奪得三個獎項,尤其是未獲得「最佳影片」這個獎項,台灣的許多人,特別是媒體,在扼惋之餘,總是認為這是一種「分配」、「為了美國人的面子」,甚至認為是斷背山的議題過不了美國社會的「政治正確」….. 等等諸如此類的議論推測,眾口一致。 當然,李安的成就確實非凡,奪得獎項誠屬不易。而實際上李安的導演功力確實沒有話說。尤其是那種娓娓道來,呈現意象的說故事風格一直是他非常吸引人而極具魅力的特質。 但是,這不是我這篇雜感的的重心。實際上,我要說的是另一部片,也就是奪走「最佳影片」的「衝擊效應」(Crash)這部片。 這部片我認為很有深思的必要。雖然,在台灣的膚淺無良媒體,常常只是直覺式的先予嫌惡(因為不符合他們的「華人最優」政治正確),所以鮮少有人真正的認真去思考這不片的價值與意義。當然,我也看到許多部落格的寫作者對它予以肯定,可嘆的是,我們的媒體與所謂知識人,卻很少真正的去「欣賞」這部片,當然,也說不上真正去思索它所點出的各種各樣的議題與問題。而這些議題與問題,不但是可以激發本片所屬國當地的深思與借鑑:同樣的,對於身為移民社會的我們,一樣有良足思索的地方。 漏掉了這一部片,而僅僅滿足於所謂「台灣出生」的導演奪得獎項,沈醉於所謂「華裔導演」(ㄟ~~這種媒體語言每打出一次就反感一次)的驕傲榮光,不但是一件可惜的是,實際上是既膚淺又可恥的。在台灣的媒體報導中其實非常容易失去本片的光彩與意義。而我卻有有幸在受夠了台灣對「斷背山」溢美之詞之後,居然在回程返回德國的飛機上,有緣好好的欣賞「衝擊效應」一片,也能有了一段對照與比較。從而,更可以與我返台的經驗與思索做的對照比較。 衝擊效應是一部有趣的片子,故事是以我們生活周遭,常常出現的一件常見而典型的事件做開始:車禍。車禍,這種兩者財產權最直接侵益的衝突,實為本片所述議題的表徵與意涵象徵。這個車禍的衝擊,帶出了全片點點滴滴的千絲萬縷。但難能可貴的是,它也就由此千絲萬縷集中焦點於本片所意欲討論的議題核心:族裔之間的衝突。 許多這種由此帶彼,彼此千絲萬縷都有關涉的片子,最難處理的,就是避免敘事龐雜無章而致使結構散亂並使議題失焦。但這部片的編劇與導演,顯然功力一流,成功了避免了這類手法最容易犯也最難避免的錯誤。 故事是呈多線交會進行的,並且呈現出種種生命交會的巧合、必然、多樣與立體性。這樣的片子,其實對於寫劇情介紹的人最是折磨,所幸筆者並不是電影公司的文案或劇評,所以得以幸運了避免這樣尷尬的苦差事(呵呵,偷笑中~)。而其每個劇中人的故事都可以切片而品味思索,同時也不離本題的令人得窺現今美國移民城市的族裔問題種種。 本片中,所欲呈現者,是美國這個多民族移民社會生活中,緊張而疏離的種種。也因為這樣,使得社會構成員與社會,不免處於謹小慎微與害怕緊繃的關係爆發而釀成不可收拾境地的種種恐懼。白人對黑人傳統的偏見、對西裔(其實是泛美地區,尤以中、南美洲、加勒比海諸島等)籠統而又偏執的誤解、對於穆斯林社群或中東各地的移民的無知與憎惡、對中國移民的不解….等等各種各樣的族群,在共處的一城,必須共同生活,卻有彼此提防之間,關係緊張,但又不可或缺地適應著彼此的存在。誠如這部劇中人──葛倫華特斯警探說:「這是一種碰觸的感覺,走在現實世界的任何一座城市裡,你會被別人撞上,或者是和別人擦身而過。在洛杉磯,沒有人會碰觸你,我們總是躲在金屬和玻璃後面,大概是因為太想念那種碰觸的感覺了,才會彼此互撞,只為了重拾一點感覺。」於是乎,衝突造成了彼此傷害,卻也因為這一強烈的「衝擊」之間,引發效應,也讓彼此瞭解。 如果,這只是一部描述衝突的片,並且以繁複綿密而彼此關連的結構為滿足,這部片基本上只是巧思紛呈但匠氣十足的。但導演與編劇的用心與價值就在於,它不僅僅描述衝突的表面,也進一步描寫這些人與這些事的背後,亦即他們最基礎的情感、家庭或家庭價值。透過這樣的描述,本片更進一步點出了每個族裔自己本身的意識、觀念乃至偏見的源頭。同時也回到了每個族群的價值源頭,也就是家庭本身。這些家庭本身的價值、過往遭遇與現實總總問題,都成了他們痛苦與對待周遭的因由。也因為這些,他們堅實,挑戰現實的磨難,與人摩擦,最後試圖在這孤獨的城市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也許是扭曲的,也許是偏見的,也許是計算的,但最終的,那個寂寥、距離與屏壁重重的城市裡,人們還要以此作為立命之處,也要以生活的行腳作為苦修印證己道的場所,也從中尋求那怕只能透過衝擊才能得悟的彼此生命交會。 這部片的整體,固然是值得細心體會的傑作,同時,其實每個片段,每個劇中人,也值得細細推想品味。自身的經驗、價值,是我們偏見的來源,其實也是我們存立與出發的基礎。衝擊之後,我們終將知道,我們必須在這片土地與那樣的人,那樣的事共存,也延續下我們的生命希望的微光。所以我們終究只有如入那我們曾困惑、不解甚至厭惡的土地,與其相依,突破與化解我們彼此存在在相處場域與心靈之間的種種鴻溝,找到我們在這片土地上彼此共存的地位,繼續生活下去……. 這部片真的讓我深思!作者的故事固然脫胎於其身處的移民社會中點點滴滴的瞭解、思索與演繹,可以說是一部典型的美國都會題材的電影。可是,對於同樣身為移民社會的我們,難道沒有許多因此使我們更進一步深思之處?片中的個個族裔的自我與他人間的困擾,其實也以另一種不同的型態與因由糾纏著我們台灣社會上的每一份子。我們彼此的執著與誤解,一直在傷害這我們彼此與自身。然而,解脫之道,實際只有從我們彼此的衝突因由的追尋、探討與思索之中才能得悟得解。亦即,唯有面對我們彼此恐懼與誤謬邏輯的根源,匡正我們不論何種理由假裝沒有看見的事相根源,這樣才有解脫彼此的可能。而持續這樣對於衝突與爭議直指核心、不逃避的面對,我們才能在衝突後得到成長與解脫。 遺憾的是,我們的教育與周遭氣氛,不鼓勵我們面對問題,也未曾教會我們解決問題。在我們的社會中,對於衝突的隱忍與退卻成為教育者對被教育者有意無意鼓勵的態度。從此,造就一部份人的失聲忍讓,而另一部份人大肆叫囂、予取予求!反差的社會裡,我們彼此之間的疏離,甚至比族裔問題嚴重中的移民城市更甚!鄉愿與退縮,成就了我們社會表象下的價值與秩序。積累的誤解與怨恨無從和解,而反差的社會中,彼此互不認同,放任誤解的蔓延而拒絕對話。這就是我們社會的病,我們社會的痛楚! 而本該作為良知的知識界與媒體,沒能出面安排弭平的契機,也沒有智慧看到自己可能成就的高度與位置。卻利欲薰心地或為市儈膚淺的眼前利益嗜血追逐;或為自己的喜好執著跳入意識型態的鬥爭之中,將良知、知識、專業的堅持、甚至基本的倫理拋卻,成為權力與利益的直接參賽者。這樣的情形下,深刻細膩的分析與思索,對他們不但浪費時間,而且也根本沒有能力去理解。滿足於一種淺識但規格畫一的浮言濫語,成為他們品評與言論的罐頭水準。全然不顧事件中的人與事的個別性與差異性,齊一快速的大量生產累積才是他們的最愛!個人被陵夷、忽略乃至傷害,Who care? 所以,當台灣媒體幾乎眾口一致的「唯種族論」地有意無意貶抑「衝擊效應」而推崇「斷背山」時,我認為這不只是淺見的盲目,實際上是那種別有用心與態度扭曲下的必然反應。他們不知道的是,其實,影藝學院給予李安「最佳導演獎項」適足以證實決定的公正不阿,也更直接彰顯了李安的成就!要知道,斷背山之所以只得到「最佳導演」獎項而未得「最佳影片」獎項,是因為斷背山那美得讓人心碎的意相,其功勞主要是李安對於電影詮釋的敘事風格,也是他將這原本只是短篇小品的文章,昇華成第八藝術詩篇的美麗心靈震撼!也就是,那是導演的功力所及,卻不是影片故事格局所能及的。給予李安「最佳導演」獎項,其實才是對他最大的肯定!給予最佳影片獎項反而不是。而這些唯種族論的膚淺評述心態最荒謬也最可笑的矛盾正是凸顯在這裡。然而,這是台灣媒體的主流論述(其實,根本是唯一論述)。而這種氛圍下,不能客觀認識「衝擊效應」的價值,其實是早可預期。而也是前述的心理背景,這些媒體與知識人無法領略其何以成為最佳影片的根本原因與其後值得深思的種種。台灣的社會發展與進步在持續。整體的基礎日益堅實,但那些曾自詡為引領風潮、帶動社會的媒體與知識人卻日益虛無空洞化與草包化。這是知識人的悲哀,也是社會的損失。不過,我深信,對於社會的損失猶可重新建構填補,但對於那些知識人的悲哀,我想,其若不趁早自悟自覺,那,悲哀也只能是悲哀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