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米那娃之梟的歐羅巴天空
關於部落格
這是米那娃之梟在德國的心靈空間,也是記憶空間。當然更是以文會友的空間。作為一個知識份子,自詡為愛智之人,對於知識是崇敬,也是追求,更是真實追求的途徑。德意志的天空,也是米那娃之梟知識追求的天空。
  • 10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文友來鴻>>蘭嶼記情之九與十

蘭嶼記情之九 那一 年的秋天,我戴著春菊用鸚鵡螺貝殼做成的耳環 進入一家醫院工作。 二片銀白色如圓月般的貝殼總是隨 我的頭頸的晃動閃爍著幻彩,隱約在捲曲髮絲的波浪之間。我的同事們和就診的病人忍不住讚美,好奇的詢問哪裡可以買到這麼別緻的耳環。啊!全世界只有一個地方有,但是美麗的耳環是不賣的。它們是我的GARGAR親手為我鑲造的。 我把來自蘭嶼的親情和鄉愁戴在身上。它們將永遠是我的生命 的一個圖騰。 蘭嶼記情之十 1986年的春天,想家的折磨讓我回到了日夜思念的島嶼。 三月初的一個早上,我 悄悄走進了蘭嶼機場的入境 處,卻不見春菊的身影。值勤的航警告訴我春菊休假了,因為忙著為召飛魚祭做準備。他看到我的行李箱和一只裝滿了乾糧與衣服的軍用帆布袋,很熱心的拜託剛好來接旅客的熟人順道送我到漁人部落。 回到家了。 當我從小巴士司機的手裡接過行李箱 推開水泥屋的木板門時, 在屋外清洗漁具的鄰居跟我打招呼。DADAFESTEM!妳的GARGAR到水芋田去了,她如果知道妳回來一定很高興。妳不在的時候她還是把屋子打掃的很乾淨哩! 屋內的桌子上放了一個沒有上釉的陶瓶,插著一束新鮮的野百合。含苞與盛開的百合花 在早晨的陽光中顯得無比嬌柔,潔白的杯型花朵底部透露著春天的嫰綠色澤。它們應該是清子昨天從青青草原剪回來的。她怎麼知道我會在今天回來呢?離開一年多,我並沒有事先告訴她我要回來的時間呀! 打開行李箱和帆布袋,我把自己要用的東西 挑出來堆到木板床上,接著把帶來的食品分成幾份,衣服也分別整理好。這些都是母親和我為我的蘭嶼的家人準備的。 中午時分,清子端著一盤煮熟的 SHESHELI過來。妳終於回來了,TOILI。我和春菊一有空閒就來插一束花,我們知道妳一定會回家的。她娓娓訴說著一年多的等候。我拿起手帕差擦拭她臉上的淚水。別哭了!我在這兒呢!GARGAR,孩子們都還好嗎?YAMA和IMAN呢?勇士呢?大家都平安嗎?我急著想要知道每一個家人的消息,要求清子詳細的告訴我這段時間島嶼上發生的大大小小事情。看妳喲!沒結婚的人永遠是孩子!清子被逗笑了,她說島上多了幾位台灣來的年輕人。正好妳就有伴啦!聽說他們也是單身的。 每年的春末 有許多洄游魚類隨著太平洋的一股暖流黑潮移動到蘭嶼海域,其中數量最多的就是飛魚。 四月開始的飛魚季節要到六月才會結束,這期間也是蘭嶼最忙碌的日子。各個部落都會出動獨木舟追逐海面上的閃閃鱗光。男人們負責捕魚的工作。女人 也沒閒著,她們把吃不完的飛魚晾曬在屋前的竹架上。 SHESHELI是上天賜給雅美族的珍貴的禮物, 蛋白質的最主要來源。 勇士和他的族人通常於夜間出海,在DADALA上用探照燈照射黑暗的海面,便可見到成群結隊的飛魚在海面上飛躍,那場面很像奧林匹克運動會的撐竿跳競賽。 所有的漁獲由參加者平均分配,成為各個家庭重要的食物。 我們在清子的廚房烹調飛魚。勇士主張按照雅美族的做法只用清水 煮熟,連鹽都不必撒。他說飛魚來自大海就含有鹽分,不需要多加了。這是真正的TAO的吃法。但是清子還是放了一點我從高雄帶回來給她的薑和酸菜, 又倒了些米酒下去,把飛魚煮成一鍋味道鮮美的湯。 勇士告訴我,他這輩子最大的心願是造一艘DADALA。 他說雅美族社會是一個平等而沒有階級分別的結構,不像其他族群有世襲長老或頭目 ,個人的聲望和地位完全靠自己的努力取得。能夠受到族人敬重的成就有建屋、造船等等。妳等著吧!TOILI,妳的GARGAR一定要造一艘DADALA,給妳的清子姐姐最大的榮耀! 到四月的時候,我又認識了幾位新朋友,有機場塔台的飛航管制員、氣象局 測候站的工作人員、進行田野調查的使地質學者和捕捉島嶼風貌的攝影師。一群未婚的年輕人經常湊在一起聊天或是出去環島夜遊。我們喜歡在晚餐過後騎著摩托車繞島嶼行走,有時趁著月光有時迎著細雨。 夜裡的蘭嶼 有許多生命忙碌地活動著,例如被視為惡靈的蘭嶼角梟TOTOGO在森林裡鳴叫、躲在岩洞或樹洞裡的白鼻心跑到路邊探頭探腦、螃蟹也三三兩兩穿越馬路。 遇到白鼻心或是螃蟹的時候,摩托車騎士會用大燈照射牠們,這些獵物睜不開眼睛只得乖乖就逮。我們把獵物送給春菊和清子料理,然後到老八路軍的雜貨店買啤酒,大夥兒享用一頓炒三杯白鼻心或是啃螃蟹腳。 L是到蘭嶼做地質調查的,他借住在核廢料儲存場的宿舍。這群朋友,他跟我最有話說,也最常聚在一起。清子以為我可以試著和L做朋友。我們是朋友啊!但是我的GARGAR說的做男女朋友。這 很困難的,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經走出情傷的陰影,哪有能力去愛?十年對一個女孩子是很長的時間,何況又是讓人刻骨銘心的初戀!我仍然忘不了呵! 悲傷的往事陡然爬上心頭,我沉默的凝視著窗外的大海。妳不必忘了那個讓妳傷心的人。我的傻TOILI,沒有人能忘記初戀,只要將往事擠到心裡的小角落,把空間騰出來接納新的愛情。妳還年輕,就應該好好去愛呀!晚上跟他去八代灣玩吧!我給你們煮一些昨天捉的IGA螺。清子嘮叨了一長串話,反而像個IMAN了。 那一晚,我依約抵達八代灣,L已經在沙灘上坐著了。 我們並肩面對著海。知道嗎?蘭嶼是個火山島。地質學者總喜歡用他的專業做開場白。哦!它是個美麗的島嶼啊!我從他的手中接過一罐冰涼的橘子汽水。蘭嶼島平均以每年3.2mm的速率在上升。看!遠處有幾艘DADALA在捕捉飛魚呢!啊!那是什麼?就在這 瞬間,眼前有一顆橘紅色的星子拖著長長的尾巴緩緩劃過天際。忘了告訴妳,有新聞報導說哈雷慧星要出現,快許個 願。它是哈雷慧星嗎?你許了什麼願?不能說,說了願望就不會實現了。 (幽思習習,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