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米那娃之梟的歐羅巴天空
關於部落格
這是米那娃之梟在德國的心靈空間,也是記憶空間。當然更是以文會友的空間。作為一個知識份子,自詡為愛智之人,對於知識是崇敬,也是追求,更是真實追求的途徑。德意志的天空,也是米那娃之梟知識追求的天空。
  • 106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文友來鴻>>蘭嶼記情之七

蘭嶼記情之七 自從搬到水泥屋後,我在蘭嶼有了自己的家。 朋友和鄰居的眼裡我不再是來渡假的觀光客,而是一個居住在島嶼的外地人LELE。 朋友們來到我的小屋作客,鄰居 把曬乾的LIBANBAN和田裡採收的SHESHELI放在我的門口。而孩子們喜歡聚在我的窗前召喚。 清晨隨著第一道闖進屋內的曙光醒來,夜裡聽著海洋與島嶼合奏的搖籃曲入睡。 我知道自己的內在有一股成為島嶼子民的渴望,即使血緣上永遠不可能是雅美族人。 每天早上起床後 就是島嶼生活的開始。 我在小屋角落裡的廚灶料理自己的三餐,到衛生所陪伴清子工作聽她講述族人的風俗民情,或者繼續讀書計劃的進度。 黃昏時刻,下了班的朋友們一字排開面對大海坐在衛生所門口的水泥護堤上。護堤前有幾棵大葉欖仁樹。人們就在樹下天南地北的聊著,等待夕陽沒入海平面。 有時,大家心血來潮也會騎車沿順時鐘方向到位於椰油部落的開元港去看落日。 開元港是蘭嶼島 的碼頭,往返台灣的船隻必須從這裡出航。碼頭有長長的堤岸與寬闊的視野,最五彩繽紛的晚霞落日今盡收眼底。 有一天,勇士跑來告訴我他原本要 載出海的釣客臨時取消了預定的行程,所以船空閒下來了,可以帶大夥兒去兜風。他讓清子準備一些用具隨後就來接我。 我是會暈船的。但是想到能夠親近大海也只好毫不猶豫的參加了。 這艘小型的馬達船屬於一家台灣的船公司。勇士 擔任船駕駛負責載釣客出海到不遠處的小蘭嶼去釣魚。這個工作是島嶼上的男子能 找到的少數就業機會之一。 船從開元港出海後行進 速度很慢。我可以撥弄到清涼的海水。 勇士和他的朋友,一位穿著傳統GEVGI丁字褲的雅美族青年把準備好的下雜魚剁碎,裝在釣鉤上當餌,然後 把釣線纏住手指。哦!他們的手臂就是釣竿。 二位雅美族男子在我一臉的目瞪口呆下將手臂伸向大海,不一會兒的功夫收線,活跳跳的魚就真的到手了。 他們人忙著把魚開腸剖腹,用海水清洗乾淨。清子拿出準備好的醬油分給大家,於是我們吃起最新鮮的生魚片。 清子 把魚分成男人魚和女人魚二種,我才知道雅美族人對生活與大自然的虔敬。 雅美族人透過數量、味道、肉質等特性,將魚類加以歸類區分成女人魚、小孩魚、男人魚、老人魚、這種由小至大的食物圈,為的是不致對單一物種過度捕捉,以求得生物資源的多元利用。 這是海洋民族特有的智慧,也是人類文明消失已久的謙卑。 勇士告訴我們,在蘭嶼不只魚有因男女而分類,連日常工作也依照生計而分工。 雅美的生業活動以農耕漁撈為主。主要的作物有水芋、山芋、薯蕷、甘薯、小米等。農耕為女性的主要工作(特別是水芋的種植),相對地,海上的漁撈則為男性主要的活動。除此之外,男性主要的工作包括整地、開墾、種植薯蕷、小米、看顧山羊、製陶、建屋、築船、編籃、以及金屬器的製作等,女性的主要工作有種植、採收塊根作用、煮食、織布、照顧豬隻等。 所以通常殺魚是男人的工作,女人則負責烹調。他還告訴我趕緊把曬乾的LIBANBAN吃完,因為過了七月飛魚季結束,所有剩下的全部都要丟棄。 終於,我們的海釣 在驚呼與歡笑聲中圓滿完成。船在海風吹拂下迎著夕陽回航。 靠岸後我們 搭乘路邊攔到的小發財貨車回漁人部落。沿途的住屋都點亮了燈火。 回到家時發現自己有了意外的訪客。一群山羊不請自來闖進了我的小屋,正在啃食著我堆在灶腳的甘藷。 喂!羊先生,羊小姐,這裡可是我的家啊!LALIKOYA!這是我的家! (洋流脈脈,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