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米那娃之梟的歐羅巴天空
關於部落格
這是米那娃之梟在德國的心靈空間,也是記憶空間。當然更是以文會友的空間。作為一個知識份子,自詡為愛智之人,對於知識是崇敬,也是追求,更是真實追求的途徑。德意志的天空,也是米那娃之梟知識追求的天空。
  • 10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文友來鴻>>蘭嶼記情之四

蘭嶼記情之四 傍晚時刻,太陽的熱力減弱了。 我從疲倦的睡意中醒來,正想到沙灘上去看海,清子果然依約前來。 清子還帶了一位朋友。 DADAFESTEM。我嘗試著用剛學來的雅美語和對方打招呼。 妳好啊!妳會說雅美語呀?我是清子的表妹,我名叫春菊。 春菊?這個取了漢人名字的女孩有一雙明媚的大眼睛,由兩排濃密的睫毛覆蓋著。難怪有人說眼睛是靈魂之窗。那兩排睫毛可真的像窗帘哪! 春菊在航警局上班。她說早上在機場看到我了。 清子與春菊討論了一下,決定我們可以先去東清部落,到她們的一位親戚家裡吃晚餐。 從蘭嶼別館出發,往逆時鐘方向, 經過青青草原、核廢料儲存場、野銀部落後就到東清了。 東清灣是蘭嶼島最大的沙灘。天氣好的時候,雅美族男人會把獨木舟推到這片柔軟的沙灘上,從這裡出海去捕魚。 我照樣跨上清子的摩托車後座,春菊則騎著另一輛光陽九十。 黃昏的海風強勁的穿過我們飛揚的長髮呼嘯而去。 迎面而來的是豐富的景觀以及壯麗的色彩。 在我們右手邊 的海罩上了一層橙子色的夕陽餘輝,連海 面而上的天空撒滿了玫瑰紅與亮金橘的晚霞。左手邊的山和偶爾出現的田野則呈現深淺不同層次的綠。 蘭嶼位於世界三大熱帶雨林東南亞系統的最北界,既有雨林形相,又同時兼具海岸植群的特徵。 沿途我們經過許多茂盛的森林,其中夾雜著台東龍眼、麵包樹、毛柿、大葉山欖、蘭嶼赤楠和檳榔等等。田野裡可以看到綠毯般的馬尼拉芝與松葉牡丹的花海點綴著水芋田。這樣的景緻讓我想起了高更的畫筆下的大溪地。 摩托車過了青青草原,眼前突然出現一片水泥建築物。 春菊吆喝了一聲,二輛摩托車都減 速停止了。表姐妹低頭禱告,唸唸有詞 。我問她們發生了什麼事。她們說雅美人路經這裡一定要禱告,因為這裡有惡靈。 惡靈指的是核廢料儲存場。 1980年,中國國民黨政府把第一批一萬零八桶的核廢料運進蘭嶼。雅美族人指控政府欺騙原住民,因為他們以為當初興建的是魚罐頭工廠。而在 同一年蘭嶼才有火力發電廠與簡易的自來水設備。雅美族人才剛開始擁有基本的民生必須的水電,卻承受了人類科技文明的樂恐怖垃圾。 我的心頓時激起惆悵與感傷。我們默默的朝東清前進。 到達表姐妹家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 主人把晚餐安頓在屋外的涼棚下。 DADAFESTEM。GARBEGON。我們分別向主人夫婦問好。 主人夫婦分別是表姐妹的堂姐和表哥。在這個小島嶼上,好像每個人彼此都是親戚。 我跟著清子和春菊喊哥哥、姐姐。 GARGAR。 GARGAR 準備了水煮芋頭SHESHELI、飛魚乾LIBANBAN 和其他許多食物。 由於GARGAR多年前在台灣工作過,烹飪方式與漢人差不多。飛魚乾加了青蔥和紅辣椒一起用大火炒,味道鮮美,口感倍顯酥脆。 大夥兒喝起啤酒。主人家的孩子與鄰居的孩子喧囂地追逐戲鬧。他們捉弄著一群 覓食的豬。GUISH 豬是雅美族人珍貴的蛋白質來源,也是慶典必備的祭品。 一隻大膽的GUISH踱步嗅聞著食物的味道。牠仰起頭盯著我不動。 遠處東清灣傳來 浪潮拍打的聲音。每個人都醉了。清醒的只有夜空裡的星子們。 (向晚波濤,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