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米那娃之梟的歐羅巴天空
關於部落格
這是米那娃之梟在德國的心靈空間,也是記憶空間。當然更是以文會友的空間。作為一個知識份子,自詡為愛智之人,對於知識是崇敬,也是追求,更是真實追求的途徑。德意志的天空,也是米那娃之梟知識追求的天空。
  • 106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文友來鴻>>蘭嶼記情之三

蘭嶼記情之三 在出發來蘭嶼前我閱讀了一些資料,知道有關這個島嶼的基本概況。 蘭嶼在生物地理上位於澳亞兩洲過渡系統,在文化與血統上接近菲律賓巴丹群島。地理學者的研究認為在地質時期的更新世,蘭嶼島和菲律賓群島之間曾經有路橋的存在。所以這二個區域的陸棲生物有密切的關聯。 至於蘭嶼為什麼在政治上變成台灣的一部份,史料的記載是在1877年由恆春知縣周有基將紅頭嶼併入清帝國版圖,隸屬恆春縣。 只因為一個縣太爺的個人喜好就把蘭嶼納進了自己國家的領土?當時的雅美族人知道嗎?同意嗎?我想答案是否定的。 爾後,1895年隨著馬關條約,清帝國把蘭嶼割讓給了日本。1923年日本 在蘭嶼設立蕃童教育所開始了理蕃政策。 1946年,中國國民黨在 蘭嶼人不知情也不同意下把島嶼劃為山地鄉,改屬台東縣。 1952年,蘭嶼指揮部進入蘭嶼島內。 1958年,中國國民黨把蔣介石家族從中國帶來的退伍軍人送到蘭嶼,並且搶奪了可耕地極為狹小的蘭嶼二百四十公頃土地成立蘭嶼農場,安置這些所謂的有案榮民。 1959年,管訓農場委交警備總部職訓總隊代管,農場場長由蘭嶼指揮部指揮官兼收一般重刑犯,將榮民稱為場員,重刑犯稱為隊員,人數約有 1,000名,藉強制勞動管訓監禁。 清子說大多數的商店是LELE外來人開的。當然,她說的外來人指的是漢人。 所以商店的老闆大部份是俗稱老芋仔的有案退伍老兵。 我走進緊鄰衛生所的雜貨店。店門口 有一處用舊桌子架起的攤位,放了一些裝在竹籬內的水果如芒果、香蕉和芭樂之類的,都已經失去了光澤。店內則堆滿了各種來自台灣的日常用品。洗衣粉、牙膏、香皂、餅干、飲料等等都有。 老闆娘有一張具備著雅美族人輪廓的臉孔。她正把水灌進透明塑膠袋裡,用紅色塑膠繩綁成一袋袋的水球高掛在水果攤位上方。那個可以用來驅趕蒼蠅。她看了我一眼,用北京話問我要買什麼。 我挑了二包義美牛奶煎餅、一包可口奶滋、二瓶罐裝水和幾罐啤酒。 付錢的時候我順便要求老闆娘教我一點雅美語。怎麼稱呼阿姨?SANMANDEN?我可以喊您SANMANDEN? 她問我從哪裡來。我說從高雄來。她以為我是外國人,因為長的不像她看過的台灣人。她說去過高雄了,好熱鬧的都市,但是沒有台北大。 SANMAMDEN的大兒子在高雄工作,是建築板模工人:小兒子在台中開推土機;女兒十四歲就到台北的美容院學做頭髮了。她等有機會要去台北看看女兒,聽說有個男朋友。 然後SANMANDEN問我結婚了沒有。沒有,我回答她。女孩子遲早要嫁人哪!接著她像像我母親似的嘮叨起來了。 她在1961年和蘭嶼農場的場員結婚。那時她才十八歲,她的男人的年紀比她大了一倍。後來有人說她的男人是被政府俘虜的共匪八路軍。誰知道什麼是共匪?什麼是八路軍?又沒看過!反正結婚了,男人有些錢,他們就開起了雜貨店。因為他是場員的緣故,雜貨店還賣統裝瓦斯。就這樣把三個孩子養大了,也到台灣去賺錢了。 把說著故事的SANMANDEN留在雜貨店。我提著大包的食物轉到隔壁的麵店去點了一碗乾麵。 麵店的老闆 是從台東金崙來的卑南族人,妻子是花蓮壽豐的布農族人。 卑南族分佈在台東的山區,從金峰到知本、鹿野都有他們的聚落;布農族分佈很廣,台灣中部山區到東海岸的台東、花蓮都看得到他們的蹤跡。卑南族人大都體形精壯,膚色黝黑;布農族以美麗的八部合聲音樂名揚全世界,臉部輪廓接近歐洲人的特徵。 麵店老闆娘身材高挑,容貌美麗。她笑咪咪的回應著客人的要求,手上拿的刀正切著滷豆干。 店內靠裡邊的桌子有二個人在吃炒飯,一邊看著由小耳朵接收來的台灣的電視節目。電視的畫面很模糊。這裡是化外之地嘛!他們抱怨著。老闆早該買一台卡拉OK啦!東清部落的海產店都有了。他們對著一直在水槽邊洗碗的老板嚷嚷。 好啦!大哥你們多捧場,等我賺了錢就買。老闆應付地回答著。 我很快的吃完乾麵,離開麵店。 午后的蘭嶼,沒有高雄的車水馬龍,沒有台北的人聲鼎沸。 沿著商店門口 的水泥堤岸行走,眼前的海如此靜謐 ,彷彿沉睡了。 我想回到旅館房間找出那本放在行李箱夾層的泰戈爾詩集。我在詩集裡藏了幾張往日的照片。海,又讓我想起了那個已經離開的人。 (海風徐徐,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