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米那娃之梟的歐羅巴天空
關於部落格
這是米那娃之梟在德國的心靈空間,也是記憶空間。當然更是以文會友的空間。作為一個知識份子,自詡為愛智之人,對於知識是崇敬,也是追求,更是真實追求的途徑。德意志的天空,也是米那娃之梟知識追求的天空。
  • 10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台灣查某人悼念中國命運乖舛的姊妹-李文蘭文】

■■■■■■■■■■■■■■■■■■■■■■■■ 【台灣查某人悼念中國命運乖舛的姊妹-李文蘭文】 ■■■■■■■■■■■■■■■■■■■■■■■■ 李文蘭,一個年紀與我相仿的女性。她出生在擁有五千年歷史,號稱禮儀之邦的中國。 一場火災過後她失去了用以遮風避雨的家。 世界最大的統治機器,揚言中國倔起的國家沒有設置社會安全網保護失去家園的子民。 李文蘭必須離開故鄉,展開邁向死亡悲劇的行乞之旅尋找流浪他鄉的丈夫與孩子。她用她做為母親的角色卑微前進。 獨裁依舊,經濟正在起飛的中國有著全求最眾多的人口,最廣大的土地。北京與上海晉升世界最繁華的都會,處處歌舞昇平。 而這母親匍匐在古老中國的帝都之地陜西的歧嶇路上。 日漸富裕的中國人沒有對這行乞的女子伸出援手。 人民是冷漠的。母親是孤獨的。 人民是自私的。女子是饑餓的。 李文蘭行乞沿途遇到的人民都是又瞎又聾,看不到她的悲慘景象聽不到顫抖的聲聲哀求。 傳說中,中國的古聖先賢曾經提倡民胞物與,人溺己溺的精神。顯然歷經共產黨文化大革命的十四億中國人早把孔子的教訓遺棄了。 一個由歷經文化大革命紅衛兵鬥爭時代的父母教養出來的孩子聽到了李文蘭的乞討聲。那片刻正是他們在餐館酒酣耳熱的時候。叫花子打擾了少年們飲酒作樂的興緻。 三個在共產黨教育制度下成長的孩子對李文蘭這位年齡足以成為他們的母親的女性犯下了慘絕人寰的暴力和凌遲。 在文明世界,我從未見過有人如此對待貓狗。 事實是,我認識的許多人甚至疼惜貓狗如自己兒女寶貝,百班呵護萬般照顧。 李文蘭的遭遇我無法想像。 那群在她受到非人對待過後去到她面前,或者與她擦身而過的她的同胞們、執法人員、醫療人員竟然可以像對待一隻瀕死的動物。 在文明世界,縱使瀕死的是一隻貓或一隻狗,人們也會傾全力搶救。人們無法掩耳不聽牠們痛苦的哀號,無法閉目不看牠們悲慘的顫慄。 我一邊讀著報導給我的丈夫聽,一邊盡情哭泣。 同樣生為女人,我們的差異只因為不同的國度。 李文蘭出生在自豪能讓十四億人口有飯吃有褲子穿的泱泱中國。 我出生在舉世聞名民主自由的美麗島嶼福爾摩莎台灣。 李文蘭死在她的祖國的冷漠的統治下。 臨死前,有誰聆聽她的悽厲的控訴?控訴生為中國子民的不幸,控訴文化古國人性早已泯滅,控訴國家社會制度的殘酷,控制她的同胞的體內流著的不是人類的血? 或許,李文蘭這位中國女性的生命自始至終都卑微一如路邊的樹葉,沒有人在意它何時飄落。樹葉飄落總是無生無息。 中國的人口比起地球上的熱帶雨林還要浩瀚,飄落一些樹葉或是砍伐一些森林又算得了什麼? 只要他們的祖國繼續崛起繼續強大,只要他們的祖國製造佈署更多飛彈武器企圖統一世界,人民的犧牲又算得了什麼? 李文蘭,安息吧! 我知道肉體遭受凌虐的痛楚讓妳即使死亡靈魂也不得安歇。 妳我無緣相識也無緣相逢。雖然身處敵對的國度,我依然痛惜失去一位命運乖舛的姊妹。 我依偎在我的丈夫的肩膀上悲傷哭泣。 生命之於中國人,價值幾何? Posted by 台灣查某人 at October 3,2005 18:4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