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那娃之梟的歐羅巴天空

關於部落格
這是米那娃之梟在德國的心靈空間,也是記憶空間。當然更是以文會友的空間。作為一個知識份子,自詡為愛智之人,對於知識是崇敬,也是追求,更是真實追求的途徑。德意志的天空,也是米那娃之梟知識追求的天空。
  • 106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戒嚴!戒嚴!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與戒嚴政黨商榷

戒嚴!戒嚴!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 -------與戒嚴政黨商榷 最近,有個曾經宣佈戒嚴,利用戒嚴統治台灣,其支持者也一向認為「戒嚴時期多麼美好」的政黨及其附從文宣隊與支持者,突然之間開始轉性,變成了戒嚴的抵抗者!並且,個個狀似義憤填膺,嘶牙咧嘴的大聲控訴。讓人好不適應! 不適應的原因,當然是聽到這些之前口口聲聲大力讚頌戒嚴的美好時代,宣稱過去多麼「安寧」(其實是滯死),多麼「祥和」(當然啦!冤獄裡的遊魂與亂葬岡的槍生都是祥和的保證),的人們突然不再「喜愛」,「懷念」那段「美好的日子」,確實是對這批人的薄倖與見異思遷感到瞠目結舌,由是可知,無恥確實是沒有底線的。 台灣歷史上,有過一段漫長的為期三十八年的戒嚴時代。這個記錄,據說,可以列入實施戒嚴法最長時間的金氏世界記錄。我無意去證實是否真的是如此。其實,長達一世代的戒嚴時期,本來就事理該唾棄的對象。而這樣的政黨與政治勢力,我想「戒嚴黨」應該是最適合他們的稱呼。畢竟該政黨現在既不「中國」(中國被他黨給代表了,而「戒嚴黨」們也不再爭奪代表權,改用「不衝撞」去叩頭了!)也不「國民」(該黨倒是總是魚肉鄉民,不過,這應該不是「國民」有資格作的!),因此原名不符,理應作廢,該黨奉行「偉大的儒家文化」,依照「必也正名乎」的標準,依該黨行起坐臥,言談舉止,所思所念,「戒嚴黨」應該是頗適合這群人的稱呼。 這些享受戒嚴利益或者漠不關心之人,恐怕從來沒有思考也沒有考察過,台灣過去那段戒嚴究竟是怎麼回事?多少人因此死亡?多少家庭無故離散?支撐戒嚴體系所需的人力、物力、財力多麼龐大?這恐怕不是那些向來支持者所關心的。他們大概只對過去的獨佔權勢利益,以及逝去榮光在意。但至於其真實與其權益是否具備正當性,當然自非所問。 偉大的「戒嚴黨」說,當年戒嚴是歷史的無奈,不得以而依法為之。依法行政也是該黨最愛說的話語。這話說得漂亮,但是實際上卻很虛浮。因為只要一個簡單的問題就可以讓該黨言說不清。那就是,台灣戒嚴的根據為何?其是否具備合法性?有否生效? 當然,其徒眾常常會大聲說,當然具備呀!事實情如何則充滿疑竇。幾十年的黨國教育之下,我們學會的,只是他們以「官方」的身份,告訴我們所謂的「歷史」。然而,其與事實、真相有多遠?差距有多巨大?卻是只要稍微用心的人、不願人云亦云而學會獨立思考的人輕易就可以揭穿的。向來,這個政黨,運用的是暴力,而非合法性來建構他們的權力王國,也試圖去動員每個他統治領域內的個體,甚至還想以紀律化來馴化人民以服從其欠缺合法性與合理性的權威。這些過去的醜惡,戒嚴黨們或者裝作不知,或者替他們塗脂抹粉,更多人選擇不去知,美其名為「向前看」,「告別悲情」,可是好笑的是,如果你不知道過去如何,更不知如何悲情,你如何能去告別你所不知的事?你如何告別遺忘不曾記憶的過去?戒嚴黨們,從來不願也不會回答! 還好,天佑台灣!今天,戒嚴黨再囂張,畢竟他們的「美好的過去」,我們的黑暗的夢魘畢竟已經過去。台灣人也早就不是懵懂無知的「笨百姓」了。吾友[德國豬]在其部落格中,透過資料的查找,與學術訓練的基本,耙梳出這一團迷霧。是的,是「一團迷霧」,不是打錯字,因為,有關戒嚴黨搞的戒嚴,真是千奇百怪,就是跟合法程序與合法基礎無絲毫之關係。有關戒嚴的效力,吾友德國豬共計用了兩篇文字試圖說明這詭異的戒嚴法制。吾人拾人牙慧,狗尾續貂,僅將該文整理表列如附件(請點迴紋針圖示),希望有助於大家解讀。看看所謂戒嚴的形成基礎是什麼?而此項基礎,也就是戒嚴黨的核心基礎與價值,更是該黨唯一聽得懂的語言。直言之,不過二字:「暴力」! 歷次戒嚴整理 本文權做回應,也代表我對吾友的致敬與支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